欢迎访问:中国保健养猪网 您可以 登录 本站浏览更多内容

破解“猪周期”,也许该问问马云

2018-07-23来源:互联网
      国家统计局11日发布报告,3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(CPI)同比上涨2.4%,涨幅比上月扩大0.4个百分点。然而猪肉价格一路下跌,监测数据显示,猪肉价格同比下跌6.7%。自2月份以来,全国猪肉价格持续快速下降。其中,湖南猪肉价格环比下降5.5%,比2月份的涨幅扩大了4.1个百分点。

      有分析称,养猪业迎3年来最重亏损年。猪肉价格怎样才能走出暴涨暴跌的“猪周期”?肉价跌跌不休,政府应该做些什么?在大数据走进生活的当今,也许可以向大数据请教,比如可以问问大数据提供商马云。

      母猪量多、肉消费量少致供过于求

      潇湘晨报:多地出现猪肉下跌,商务部监测,2014年3月下旬全国生猪价创近三年来的新低。猪价为何持续下跌?

      高勇红(新牧网猪价分析师):我认为有三个方面的原因:

      一是供大于求,2011年上一轮猪价高峰时,母猪补栏很积极,导致存栏量高,产能未能充分释放。生猪出栏量较2011年没有明显下跌。现在全国母猪存栏量约为4900万头,2013年为5000万头。而上一轮猪价上涨初期的2010年,母猪存栏量为4700万头。这意味着,让猪价上升到前几年的高度,现在至少需要减少200万头—产能过剩,供大于求。

      二是生产效率影响供求。现在规模养殖化水平提高,以前年平均一头母猪产仔很难达到14头,现在达到18头。母猪生产效率高,数量居高不下,产能过剩。

      三是消费因素,即居民对猪肉消费预期不高,猪肉在食物里的总量已低于60%,我们的食物多元化了。

      武深树(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办公室主任):猪肉价格下跌是全国性的现象,个人认为很难找到确切的原因,所谓的“猪周期”、猪暂时性供大于求、猪肉消费没有很好启动等多方面分析,也有道理,猪肉价格下跌应该是综合因素所致。

      价格怎么走

      震荡频繁,但波动会平稳

      潇湘晨报:从猪肉价格下跌到猪肉价格上涨再到猪肉价下跌,这段时间称为“猪周期”,分析人士称,这次猪周期较以往分外长,你怎么看?

      高勇红:本轮“猪周期”与以前相比,周期内部上升或下跌阶段内的震荡更加频繁,但跌幅和涨幅没有以前那么大,猪价波动更平稳,市场更理性。其原因就是规模化猪场让供应量稳定、市场透明度大、信息发布多。

      我认为将来春节、清明节、国庆两个节日会成为重要猪价变化节点,猪价随季节和节日波动,而不是随年份波动。以后大周期不明显,小周期更明显。不管现在猪价跌不跌,国庆节一来,必会上涨。因为存栏稳定,天气越热猪肉消费越低导致夏天猪肉消费最淡,价格低。秋季一来,消费量增加,价格将逐步上涨。

      武深树:以前确实存在“猪周期”。主要是2007年来以散养为主体的阶段较长,形成了较为有规律的周期。但这几年的“猪周期”不像此前那么有规律可循,这与生猪规模化养殖有关。

      在2007年,养猪散养户大量退出,规模化养殖弥补不了散养的退出量,生猪数量减少,导致生猪价格大幅度上涨。但后来,规模养殖的增加量,超过了散养户的退出量。

      现在,生产方式处于调整极端,规模养殖一直在快速增长,只是暂未找到价格平衡点,难以把握。等到稳定时,在价格机制的作用下,市场也将会形成“猪周期”。

     政府怎么办

   “不能因提振猪价而收储猪肉”

      潇湘晨报:中国畜牧协会有关专家表示,政府的一些调控对短期内平抑猪肉价格起作用,但某种程度上是干扰了生猪产业内在调整和升级转型的进程。

      高勇红:以猪肉收储为例,今年3月,国家针对本轮价格下跌,进行猪肉收储,北方地区猪肉的价格有1-2毛的回复,但很快又平稳。其实国家收储的意义,不能是为了提振猪价,而是应该维护、引导猪肉价格趋稳的手段,防止猪价过度下跌。此外,国家很早就有母猪补贴,但效果很微弱。个人认为,国家对养猪产业的调控力度,实际上并不大,措施也不多,主要因为对产业真正了解的官员很少。

       武深树:我不赞同这一观点,如果完全把农业交给市场是不负责任的行为。生猪市场,要保两头。生猪价格偏高,国家要出台一定的政策,保护消费利益;生猪价格跌时,国家就应该保护养殖户的利益。如果只管消费者不管养殖户,实际上损失的是整个产业,最终受损的还是消费者。

       如果撒手不管这轮生猪价格下跌,过剩的养殖户完全靠市场淘汰,必然导致养殖户大量退出,生猪生产驶进“过山车”,大幅度下跌,大幅度反弹的价格最终转嫁在消费者身上。政府适度的宏观调控,能起综合性调节作用,实现“双保护”。

       亟待建立生猪生产价格消费数据体系

       潇湘晨报:如何在发挥市场作用和政府宏观调控之间取得平衡点?

       武深树:政府同样要发布生猪生产消费全方位的信息。此轮价格下跌,有分析人士称是市场供大于求,但数据显示,这几年生猪生产“稳定增长”,小幅震荡。数据并没有体现出严重的供大于求。消费不振是不是价格下跌的根本原因?现在缺乏准确数据,所以全面的生猪生产价格消费数据体系亟待建立,统计、畜牧、物价、商务等相关部门,应尽快形成统一的信息发布和预报预警机制。

        此外,社会上有多少猪、猪的结构如何、能够贡献多少肉、市场消费情况怎样……这一系列信息,目前并不全面,养殖户处于“信息不对称”的位置。数据如何直接到养殖户,这个关键问题需要破解。

       政府应让养猪户直接获取市场“大数据”

       全国有上亿计的农户养猪,如果通过云计算、大数据对庞大的数据进行研究、分析、判断,研究出一个模型,建立信息系统,养猪会变得更加科学化。

       如养猪业中猪的价格波动,通过大数据和云计算进行猪周期的预测后,会发现猪的价格波动周期有一定的规律,大概3到5年是一个完整的周期,少的时候2年多,多的时候5年多,而这个周期又受天气、政策、原料、预期影响,同时又跟人们的生活水准和购买力有关系,它是多变量的。


       相关专家分析,政府多年来一直倡导建立全面的生猪生产价格消费数据体系,不失为大数据时代中有效的调控手段。

       然而,享有大数据时代带来的福利,也多仅限于实行规模化养殖场的养猪户。以湖南为例,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办公室主任武深树说,在湖南省相关部门发布的猪肉价格消费信息中,大的养殖户比较关注,小的养殖户则较少利用现代手段掌握市场信息。

       分析指出,政府对此应联合统计、畜牧、物价、商务等相关部门,应尽快形成统一的信息发布和预报预警机制,尽力破解养猪户的“信息不对称”困局,使之能够直接获得生猪生产价格消费的“大数据”。